金融战败

这本书是日本作家吉川元中的书,介绍了日本广场协议前后的情况,我对那段历史很感兴趣,看之前,我觉得如果贸易战战败的话,中国大概就是日本的样子,所谓失落的十年,不过,看着看着,我觉得不太一样, 莱特希泽的一架纸飞机直接击溃了日本,从此予取予求,中国嘛,至少在节节抵抗。

冷战期间,为了维持美元的强势地位(这就是美联储的目标??里根和沃尔克在唱和??),成就强大美国的形象, 以及货币主义者自由理论的影响,美国国债利率居高不下,大量的日元涌入购买国债(参见美联储1980-1984年的政策,不过沃尔克号称只是抑制通货膨胀),成为美元价值最有力的支撑。

经济繁荣无法掩盖贸易赤字,强势美元造就了企业的衰败,1985年9月,冷战相对缓和,为了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五国财长达成了著名的广场协议,美元开始下调汇率贬值,1美元/240日元预期下调到1美元/200日元,然而现实是到1987年2月七国财长会议之后,到了1美元/150日元才告一段落。

然而贸易不均衡并没有得到很好到改善,美元贬值给非耐用性工业原材料带来了直接的好处,比如纸浆,一次性金属,化学品,纺织品,橡胶等。然而1989年之后,这些企业的出口又开始下降。而进口抑制有增无减,美国出口增加有限原因有几点, 1. 形成萎缩条件的未来不确定性,今天贬值,说不定什么时候升值, 2. 必需的人力,资金资源能否确保,3. 必需的技术水平能否确保。 这几点造就了汇率对贸易的影响不会很快有结果(简单来说,就是他们国家就不生产了,一时半会也不能开工,如果保有相关产业,可能影响就更大一些)。

美元的跌幅大大超出预期给日本企业带来严重损失,持有资产骤减40%,为了购买美国国债,日本企业经常用短期借贷的资金购买长期国债,由此带来现金流风险,同时贬值页也带来了巨大的亏损(这些企业真惨,国际利差赚不得),美国则大大减轻了债务压力,顺利实现经济的软着陆,自己一身轻松,太不地道了。

五国财长的协议,日本最惨,是有原因的。日本积极协助美国压力汇率,并且不无得意, 1986年美元大幅度贬值,日本美国利差相差已经不大,日本资金依旧大量购买美国国债,1987年,汇率达到了1美元/120日元,日本资金对美还流终于短暂下降,1988年,1989年又回复如初。据说原因1是大藏省的鼓励或者暗示,原因2是因为泡沫的虚假繁荣。<美元在不断的贬值,却还在不断的购买,中国目前也有类似的举动,是为了实现利益的深度绑定,从而维持自身的安全么?纵容美国的剥削??但是日本有这种顾虑么?还是政治上的压力?>

1987年之后,日本利率调整到了2.5%的超低水平,长久的低利率政策,加之为了控制日元升值,日本中央银行大量买入美元卖出日元导致日元供给过剩,过剩的货币被吸引到了房地产和股票市场,形成泡沫(中国股市低迷,我应该开心么?比起来投资股票房地产,购买美债看起来还更靠谱了,不过干嘛不购买英镑马克黄金呢?如果那个时间买入英镑避险,等市场崩溃,资产贬值,再回来收割是不是可以人生巅峰。热钱四溢,出逃才是王道,恭喜美国双杀)

1987格林斯潘就任美联储主席,美国独自开始提高利率到5.5%~6%。由此引发了黑色星期一华尔街崩盘,日本为了提振市场大举买入。其他国家如联邦德国只是稍微下调了利率,并且于1988年7月调整了上调利率,选择了和美元脱钩。当时的日本丧失了思考。

日本于1988年开始投资美国的地产,并且大批购买写字楼,宾馆,由此引发了美国的舆论反感,美国开始在银行层面抑制日本,日本的国际融资比例大幅下降。1990年之后近乎于0.

面对日本极高的房价和股票市场,美国和日本达成《结构协议》,强化了公司间相互持股的限制,为瓦解公司股价奠定了条件,同时鼓吹提高生活质量,增加土地供应,降低房价,对已经放出了巨量贷款的金融机构造成了致命的打击,造成了大量的不良债权,很多民众由此家庭破碎。土地调整的正常界限应该是最高价格的20%-30%,不至于产生不良债券,民众如果仍不满,还可以在经济增长中将高出的部分抵消掉。然而现实是跌破了50%以下,进入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1992年美国经济开始回复,1994年GDP增长率达到3.5%(以邻为壑), 日本经济则不景气,不良债权问题严重,劳动力成本上升,而且因为日元升值导致进口价格降低,开始通货膨胀,国内制造业难以生存.

1995年,沙特科威特等石油国终于无法容忍美元暴跌,墨西哥再度爆发资金外逃趋势,美国被迫援助,这种情况下,克林顿发起日元升值行动,威胁启用301条款制裁, 进入了美元升值,日元贬值的局面。缓慢流入美国的日本资金再度呈现激增的态势,美国以此弥补了收支赤字,并用剩余资金大举海外投资,重现80年代辉煌。而日本机构和民间则无法容忍超低利率,大肆购买美国的股票和证券。美国发动的亚洲金融危机,则打散了日本在亚洲国家的投资,得以继续想用日本的超低利率。

70年代,国际上不止日本打算推动本国对外资本输出(一带一路是必然喽?),一般来说,资本输入国到资本输出国,以该国货币举债,于是资本输入国则吸收了输出国多余的外汇储备,最终该国形成国际金融中心(中国会形成金融中心么?金融正在开放,正在向这个趋势发展?)。但是在日本举债成本高,日本的公司债注册制度成为阻碍。

1
尽管改革严格的外汇管理体制,取消金融的封闭自收不失为长期有效的国策,但却意味着日本的金融机构丧失既得利益,日本的大藏省会因此丧失在金融界中的影响力

(无语,改革就会丧失影响力,政府是吃软饭的么?这就是自由的味道么?)

总的来说日本成为债权国时,未能建立起与之相适应的金融经济结构,过分忠于(??)华尔街,以至于形成泡沫,之后又在处理措施上失误(不好说哦,也许是没办法呢)导致了悲剧。美国则靠着日本过上了肥美滋润的日子,度过了冷战之后,强势美元之后的困难阶段,经济重新进入良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