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结构经济学

林毅夫,堪称一代传奇,听说他在国内贡献很大,影响很大,所以就决定看下他的作品和主张,《新结构经济学》,我觉得凭着他的这套主张,确实有资格成为非常非常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

新结构经济学,主要探讨的是一个国家在发展自己经济的时候,应该如何甄别选择行业,如何扶持,一步步之间如何发展和升级,政商之间应该承担哪些责任。他提出的《增长甄别与因势利导框架》(GIFF)应该可以作为整本书的思想核心。

  1. 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可以确定一份贸易商品和服务的清单。这些商品和服务应满足以下条件: 在具有与本国相似要素禀赋结构,且人均收入高于本国约100%-200%的高速增长国家中,这些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已超过20年。
  2. 在该清单的产业中间,政府可以优先考虑那些国内私人企业已自发地进入的产业,并设法确定:(1)这些企业提升其产品质量的障碍(所有主政一方的人大概都需要了解吧);或者说(2)组织其他企业进入该产业的障碍。这些可以通过各种方法的组合来做到,例如价值链分析,或者Hausmann提出的增长诊断框架。然后政府采取措施来消除这些约束,并运用随机对照实验来测试这一过程的影响,以确保这些政策推广到国家层面的有效性。
  3. 对国内企业来说,清单上的某些产业可能是全新的产业,或是很少从事出口的企业。这种情况下,政府可以采取特定措施,鼓励在第一步中确定的高收入国家的企业来本国投资这些产业,以利用本国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政府还可以设立孵化计划,扶持国内私人企业进入该行业。
  4. 除了第一步中的贸易商品和服务清单确定的产业外,发展中国家的规模还应密切关注本国成功实现自我发现的其他私人企业,并且为这些产业扩大规模提供帮助。
  5. 在基础设置落后,商业环境欠佳的发展中国家中,政府可投资于工业园区或者出口加工区,并且作出必要的改进,以吸引可能愿意投资于目标产业的国内私人企业或者外国产业,对基础设施和商业环境的改善可以降低交易成本,素锦产业发展。然而,由于预算约束和能力有限,大多数政府无法在合理的时间内为整个产业作出理想的改进。因此,集中于改善工业园区或者出口加工区的基础设施和商业环境,就成为一个更易于实现的选择。工业园区和出口加工区还有鼓励产业的聚集优越感。
  6. 政府可以在第一步确定的产业清单中的国内驱动企业或者国外投资人提供激励,以补偿他们的投资所创造的非竞争性公共知识。这类措施应有时间的限制和财务成本限制。激励可以是一段时间内的企业所得税减免,或者是对合作投资的直接优惠,或是获取外汇的优先权,激励不应该也不需要以垄断租金,高关税或者其他扭曲的形式出现。寻租和政治捕获的风险可以由此避免。对于在第四步里通过自身努力成功发现新产业的企业,政府可以采取措施以认可他们对国家经济发展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