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盛与危机:论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

《兴盛与危机:论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 。这本书190+页,解释了中国王朝周期律是怎么形成的。以及为什么中国无法诞生工业革命。
王朝周期律这种稳定结构要从1. 经济结构:小农经济,2. 意识形态结构:儒家文化,3.政治结构结构: 中央集权郡县制。三个互相制约的子系统来看。在王朝的开始,君主英明,官僚系统较为清廉控制力强,均田分配,社会较为繁荣。之后随着无组织力量(官僚膨胀腐败,人口增加,土地兼并,王朝威信丧失)的增长,王朝开始动乱。大动乱的过程涤荡了无组织力量,为新王朝修复创造条件。
作者论述了为什么王朝可以修复。1:宗法一体化,子孝与忠君同构,父权与皇权对应,封建家长很容易以家庭为模板,建立宗法家长制为原则的政权(其实也是儒家思想)。2. 儒家倡导入世,以安邦定国为目标(个人理解是不统一就没有安定,统一符合君主和人民的利益),施展抱负才能,组建国家机器。
书里着重论述了南北朝时期将近300年的动乱的原因,1. 佛学道教的传播,2. 外族入侵。3. 豪强发展成门阀,农民起义没有起到涤荡无组织力量的作用。
这里作者对比了几种思想流派,自汉代独尊儒术之后,为什么最终依旧是儒家思想成为正统。
道家讲“无为”,放情任志,顺乎人性,其理想社会是没有制度和发明的天然状态。
佛以现世之虚无而出世,认为“情”乃一切烦恼罪恶之源,主张灭除欲望。
墨家主张“兼爱”,“交相利”,以功利主义为价值观,推崇以实践效果作为鉴别是非的标准。后期墨家是中国古代哲学中最富有科学色彩的流派。
孔子以“仁”为核心价值观,视道德为文化的基础,认为这出自人的本性,要求人努力完成道德追求以至于圣人。在社会观上主要内容为“礼”,一方面继承了西周的宗法政治制度,另一方面注入了理想政府的构想,社会合理划分等级,各等级共同遵守礼仪而达到和谐。
法家并无内和谐的理论体系。其国家学说以政策居多。因此只能作为其他学说的有机组成部分,细化其国家学说。

国家一体化要求有统一信仰的知识分子组成官僚机构,并有统一的国家学说。意识形态起码要是有为的入世的。因此佛道的“无为”和“出世”实际上干扰了国家重新一体化。后世儒释道之所以可以共存,是因为佛道成为了儒家的反面和补充,佛学完成了中国化:禅宗。随着民族融合,魏孝文帝推行儒学,打击贵族势力,实施均田令。统一中国成为潮流。

皇权作为官僚机构的调整力量,可以整顿吏治,抑制土地兼并。随着一体化不断发展,皇权也有不断集中扩大的趋势。但是当腐败到了一定地步,有为皇帝也不能挽救一个王朝(王莽,唐宪宗,贾似道飘过)。
最后作者谈了为什么中国无法诞生工业革命,中国的科技水平一直在线性增长,但是西欧发生了指数型增长。核心在于1. 中国王朝更迭破坏了科技和资本的积累,2. 重本抑末,对商业强控制,抑制了潜在的形式成长。3. 伦理道德成为了文化轴心,也妨碍了科学和真理的成长。